主管:山 东 省 商 务 厅

主办:山东省服务外包协会

从to C到to B 信息技术商业化大潮的新动向

时间:2018/10/8 10:44:59    来源:人民邮电报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 964

回望20多年来的中国信息技术商业化大潮,一个明显的特点是,C端异军突起、弯道超车,B端市场却远远滞后于欧美。

 

回望20多年来的中国信息技术商业化大潮,一个明显的特点是,C端异军突起、弯道超车,B端市场却远远滞后于欧美。而2017年,BAT的创投布局则充分显示出,巨头的重心开始转向to B。

现在,to C起家的腾讯和阿里巴巴的市值已分别达到5700亿美元和4800亿美元,百度市值也一度直逼千亿元大关,位于第二梯队的京东、网易市值也分别达到了517亿美元和309亿美元。近年来受资本青睐的明星公司,滴滴、小米、今日头条,也无一不属于to C企业。昔日的to B巨头亚信则早在2014年就完成私有化改造后,从美国纳斯达克退市,退市时市值为8.9亿美元

2015年,局面悄然改变。以往以C端业务见长的消费互联网科技巨头纷纷布局to B业务。BAT中,最重视to B业务的是阿里。在2008年,阿里就确定了“云”战略和“数据”战略,目前阿里云已占据大半个中国市场,估值达390亿美元。在百度目前大力投入的Al布局中,DuerOS语音开放平台和阿波罗自动驾驶系统,也都属于to B领域。

C端的弯道超车

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,使得劳动力相对廉价,企业因而缺乏以技术提升效率的迫切需求,工业信息化市场的发展水平不及人力成本高昂的欧美。

人口红利让B端服务显得不够重要,却为C端市场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:中国十几亿男女老少都有衣食住行、娱乐消遣的需求,由此产生了一批平台型经济体——内容平台、社交平台、电商平台和O2O平台,玩的都是流量。

C端的弯道超车并不能解决B端薄弱带来的问题——中国的许多行业并未进行充分的信息化改造,这阻碍了效率提升,“低附加值”由此成为中国制造业、服务业的标签。

根据2017年麦肯锡发布的《数字时代的中国》(Digital China: Powering the economy to global competitiveness)报告,在与消费端关系密切的领域和政府大力推动的领域,中国的数字化程度领先于美国,且成就了多个世界瞩目的科技巨头。但其他产业内,数字化投入却落后于欧美。按麦肯锡对“数字化”指标的定义(包括资产、使用、人力等三个维度),美国的数字化程度是中国的3.7倍。

资本、人才总要素有限,行业间此消彼长,异常繁荣的C端市场对要素的超强吸附,也进一步压制了对B端的投入和关注,资源流动强化了这种不平衡,C、B两大市场之间的差距,在中国越来越大。

中国企业级服务没能蓬勃壮大的另一层原因是文化。中国是人情社会,许多服务企业把主要精力放在关系资源上,而不是依靠技术提升、高效管理来打造精品化服务。

曾在企业级市场打拼超过20年的iWorker CEO蔡军曾表示:“像甲骨文这样的国际公司,敢于将利润的35%投入在研发上,而国内厂商只能把这笔钱花在营销和公关上。”

B端的发力

2015年前后,供给和需求两方面的条件变化,为企业级服务的生长创造了条件。

在供给端,AI、大数据、物联网等“后互联网时代”的新兴技术发展逐日成熟,进入商用阶段。20世纪70年代的软件、信息化技术,2000年的互联网、云计算,2008年的移动互联网,每一轮技术红利都解锁了新的商业机会,从供给端给出了升级to B领域商业模式和产品形态的可能性。

而在这轮新技术的更替期,中国有“后发优势”。过往to B领域的薄弱,导致国内IT渗透率较低,当美国的Salesforce兼有50亿美金的年收入和每年30%的增速时,中国年收入几十亿人民币的传统企业服务公司却增长缓慢。巨头空缺,为新入场的玩家及新兴技术的渗透创造了机会。

在需求端,人口要素的变化催生出了迫切的市场需求。中国的工业界和制造业的劳动力成本正在显著提高。德勤的一项研究显示,从2005年到2015年,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了5倍。因此,通过技术手段提高运营效率,已成为很多企业的迫切需求。

人口要素的另一个变化是,随着消费级互联网逐渐覆盖到全人群,C端市场出现了流量红利耗尽的势头,资本开始寻找新的猎场,to B于是回到了聚光灯下。

与此同时,中国拥有庞大的企业用户。中国工商登记的企业数量近3000万家,其中中小企业占比90%以上,整体数量超过美国,且仍在持续增加。中小企业,是SaaS模式和B2B平台的理想客户。

此外,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教育水平的提高,新一代工作群体更愿接受信息化工作方式。

供给端成熟落地,需求端快速爆发,让“科技替代”成为这一轮to C 向to B的转移本质——在各行各业的产业链条上,向技术求增长、求效率,成了难走但必须走的路。

竞争大幕拉开

AI、大数据、物联网、云计算等新兴技术创业公司在商业化的初期阶段,几乎全部带有明显的to B基因。它们实现价值的方式相比于互联网花样迭出的模式,显得更加简明直接:深入各行各业,提高生产力,解放劳动力。

可见,中国的to B领域虽没有赶上20世纪70年代和2000年的机会,现在,却有机会和世界先进水平同步出发。

创业公司涌现、巨头入场、资本汇入,大to B时代的竞争序幕已经悄然拉开。在企业级服务领域,我们可以看到两类机会,第一种是云服务、5G技术等基础应用;二是接近客户及场景的、需要和各行业深入结合的应用。从业务属性上来说,这两类机会都比平台经济天然更远离垄断,靠近“百花齐放”的共生格局。

盯上新一代通用型基础设施的是巨头。甲骨文、微软、IBM等提供通用软件服务的老牌公司正积极跟上云计算、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步伐,希望以此构建新一代基础设施及通用平台。

新的科技巨头也趁势杀入。目前,阿里云已成为中国云服务市场的绝对老大,估值超过行业老二腾讯云的10倍以上。在商旅人士密集出现的机场、高铁站,“华为云”“网易云”等的广告陆续出现。

不过即使在云服务等基础设施层面,也需要根据不同行业特征做不同部署。因此,腾讯现阶段把“超级大脑”战略分别部署在医疗、城市、工业、金融和零售等5个行业。

在接近客户及场景的应用中,共赢、共生特征就越发明显。巨头迫于资本和企业发展的压力,主战场一定选在自身盈利能力最强的领域。

to B新业务的打磨慢且难,产业上下游需要不断融合共同升级,难以快速形成类似互联网产业的垄断局面及寡头。受限于产业间的壁垒,越接近客户一端和应用场景,越没有谁可以凭一己之力横向解决所有问题。

Infor是目前美国企业服务领域估值最高的独角兽,其发展模式很好地说明了企业服务这种“围绕行业,形成小山头”的特点。这家成立于2002年的公司,目前估值100亿美元,服务90000多个客户,已成为全球第三大企业应用与服务供应商。Infor通过并购交易拓展地区和行业市场,实现规模化运营,收购对象包括SCT、Brain AG、Future等企业;它实际上是由多家小型软件公司“组装而成”,每家公司服务于一个特定的细分行业部门,如汽车行业、服装行业、医药行业等。

在国内的创业公司中,to B的一些细分领域也已形成行业小巨头,如视觉领域的商汤、旷视,数据服务领域的TalkingData、神策数据等。

通用的底层基础设施+百花齐放的应用层的模式,使得to B 领域有可能建立与互联网领域不同的市场结构和格局。原来赢者通吃的局面,有望转变成利益共享、合作共赢的格局。

要想真正改写细分产业的格局,仅从技术切入无法获得话语权和定价权,需要占领产业上游资源分配节点,这离不开对产业的深刻理解,也离不开产业中原有巨头的参与。因此,技术提供商和行业巨头通过投资、并购、合资等形式紧密捆绑,共同服务于行业的代表案例将会越来越多。

网站声明| 隐私保护| 版权所有| 广告服务| 联系我们| 使用帮助|

Copyright ©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. 山东省服务外包协会

业务支持:山东省商务厅服务贸易处 技术支持:山东省商务厅信息中心 山东新海软件股份有限公司